2017.10.15 Sun 19:09 - 短篇小説

2910172253_2ae9702caf.jpg

  在夢裡,我看見了一雙猩紅色的猛獸眼睛。

  那猛獸露出了惡狠的眼神,從嘴角流出了濃稠的口水,兩顆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外了。牠就這麼兩眼發紅的盯著我,而我就像是他的獵物。

  四周是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而在這樣的黑暗當中,唯一發出光亮的只有眼前這隻猛獸的鮮紅眼睛。照理而言在一片黑暗當中僅存的亮光應該會給人無比的安全感,此時的我卻覺得身後的那片漆黑也沒有眼前的這雙眼睛來得駭人。

  我聽見野獸粗重的喘息。

  如果我的噩夢只是夢見了一頭可怕的猛獸在黑暗中盯著我瞧,這樣的內容再正常不過了,我根本不需要特別記得,也不需要在早上一起床就跟佳利菜說這件事。

  我想,我之所以會這麼在意那個夢,也許是因為兔子吧。
  那隻在我眼前喘著粗氣、渾身血味,兩眼發著可怖紅光而顯得飢腸轆轆的猛獸

  ──是隻兔子。




   一隻散發出巨型猛獸般危險氣息的紅眼白兔。

  「不過啊,就算盯著你的是隻兔子,這麼奇怪的夢也不是沒見過。」

  一邊興致缺缺的打著呵欠,佳利菜將加了幾匙即溶咖啡在杯中,隨後按下了熱水壺的按鈕。整個空間頓時盈滿咖啡的濃郁香氣。她一邊吹著,一邊將咖啡緩緩飲下。

  「姊,妳還真會作一些奇怪的夢呢,我就沒夢過這些東西。」
  「這種東西沒夢到比較好吧,作夢很傷神的,有睡跟沒睡一樣。」

  接過佳利菜幫我泡的咖啡,塗著奶油吐司的我一邊嘆氣,一邊將吐司機裡跳起來的吐司拿出來放在盤子上,再把新的吐司遞補進去。

  「就只是一般的夢而已啦。而且不是都說夢境跟現實相反嗎?妳今天做了噩夢,說不定會有好事降臨在妳身上喔!」佳利菜一邊說一邊露出曖昧的表情吃吃笑著。

  「比如說慶太學長的告白啦……」
  「妳很吵耶!」我朝著她的頭狠狠的揍下去。

  「好了好了,妳們兩個上學都要遲到了,還在這裡打打鬧鬧的。佳利菜,便當帶了嗎?別再忘記帶便當啦,吃學校的甜麵包多沒營養。」聽到我們吵鬧的聲音而從陽台走下來的媽媽在圍裙上擦著手,擺著無奈的表情瞪著眼見已經快要遲到卻還沒出門的我們。

  「還不都是姊姊啦,說什麼昨晚作了奇怪的噩夢,一直拉著我問是什麼意思,我又不是解夢的人,怎麼會知道嘛。妳今天放學跟奈奈美去商店街看看有沒有占卜師擺攤好啦。」

  一邊說著抱怨的話,佳利菜在玄關快速穿上皮鞋,便一溜煙的衝出家門。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那媽,我也走了。」

  背上了書包走出家門,我朝著跟佳利菜相反的方向而去。

  不,其實跟兔子的關係也不太大,雖然那隻兔子真的很詭異。
  我似乎知道自己在夢中身處的那片漆黑是哪裡。
  鼻腔內充斥著一股再熟悉不過的味道,是某種濕度很高的氣息。
  除了血的味道、兔子的味道,我還聞到了別的什麼。
  只是我想不起來自己曾經在那裡聞過那樣的味道。

  那大概是在我那天回家後,晚上洗澡時的事。

  剛洗好身體的我正用毛巾擦乾身體。
  就在打算擦第二次頭髮的時候,我突然聞到了跟夢中一模一樣的氣味。
  那樣的味道鑽進鼻腔的同時,我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並不是因為聞到了跟夢中一樣的味道,而是因為在發現這個味道就是夢中的那個氣味的同時,我也發現這味道就是我們家浴室特有的霉味。

  別人家的浴室都沒有這樣的味道。
  奈奈美家的浴室雖然也有味道,但跟我們家浴室的味道也不一樣。
  所以,夢裡的那個地方就是我家浴室。

  ……之類的。
  真是的,我也太小題大作了吧。
  肯定是因為這味道自己從小就聞慣了,所以在作夢的時候也夢見了這個味道。

  只是,作夢的時候除了看到什麼、聽到什麼,也會「聞到」什麼嗎?
  我還沒聽過這種事呢。

  「姊姊,妳洗好了沒啊?我在等妳耶。」把我從思緒中拉回來的是浴室外佳利菜敲門和呼喚我的聲音。

  「洗好啦,正在擦身體。」
  「那妳快擦一擦出來啦,我今天得早睡,明天要早點去學校。」
  「知道啦。」

  我一邊應聲,一邊快速套上睡衣和內褲,伸手正打算打開浴室門的時候

  ──滴答。

  「嗯……?」

  感覺到有什麼冰冷的液體滴在皮膚上,我低頭看去。
  右手手臂上,有著一滴紅黑色的濃稠液體。

  什麼東西?

  正當我納悶時,從上方又落下了一滴相同顏色的液體,這次是落在我的腳邊。
  我往後退了幾步,抬頭朝著頭頂上方的天花板望去。
  但天花板上卻沒有任何缺口,維持著非常平整乾淨的樣子。

  我疑惑的把鼻子靠近手臂上的液體嗅了嗅,胃隨即猛烈的翻騰起來。
  我驚慌失措的捂住鼻子和嘴巴,衝到洗手台把手臂上的東西洗掉。

  那是什麼?

  混雜著彷彿數種肉類同時腐爛的腥臭與下水道汙水的刺鼻味,即使只聞了不到一秒,總感覺鼻子裡還殘存著那噁心的味道。我用力刷洗著自己的手臂,在第五次清洗過後才徹底將味道清除。

  「對了,地板上還有──咦?」

  正當我拿著面紙轉過頭去看向地板時,地板上除了我充滿濕氣的腳印以外,沒有其他液體的東西存在。
  我重新望向天花板,同樣也什麼都沒有。

  彷彿一切都是在作夢。

  又過了一個星期,家裡浴室的天花板真的破了一個洞。
  我們全家人都不覺得有什麼,除了我以外。

  踏進浴室抬頭一看就能看到破洞的位置,正好在十分靠近浴室門口的地方。我在心裡暗自推算如果從那個洞口落下一滴水,正好就會落在準備打開浴室門的我的手臂上。

  光是回想那滴液體的形狀、顏色和氣味,就足以讓我作嘔。

  「──天花板上面到底有什麼呢?」
  從我身後突然響起的聲音把我硬生生嚇了一跳。

  「怎麼了?」站在身後的佳利菜疑惑地看著我,「妳的臉色很蒼白耶。」
  「不……妳突然出現,嚇到我了。」

  「我剛剛就有喊妳啦?媽媽叫我來跟妳說要妳去超市買東西,但我喊妳的時候妳都不回應,看到妳好像很專注的在看天花板,我就湊過來看一下而已。」

  原來佳利菜剛剛有叫我嗎?

  「爸爸說這感覺像是老鼠咬的洞,說不定天花板上有老鼠窩。姊,妳怕老鼠嗎?」佳利菜問道。
  我搖搖頭。

  以前班上同學也養過好幾隻老鼠,現在飼養寵物鼠都很普遍了,怎麼還會怕呢。

  晚上,爸爸在浴室搭了一個梯子,似乎是想自己修好天花板。
  看著他在置物間翻找工具的背影,我悄悄踩上了梯子,緩緩靠近天花板上的洞。
  我看著近在眼前的洞,突然覺得這個洞好像跟我白天時看到時的洞不一樣。
  好像,變大了。

  就在我翻找著腦中的記憶時,眼前的洞口中冒出了紅黑色的液體。
  這次我親眼看著液體在洞口凝聚成形,最後承受不住重量

  ────滴答。

  為了閃避那滴液體,我反射動作的一手抓住梯子,另一手卻不小心推到了天花板。矩形的板子被我一推便直接往地面落去,露出了漆黑的隔層空間。但我的注意力卻不在頭頂上那片極似夢中所處之地的空間。

  隨著天花板掉下來的還有其它具有重量的東西。
  我看著地板。
  隔層的濕冷空氣從上頭緩慢地將我籠罩住,就像有誰正在掐著我的脖子。
  我死命抓著扶手,全身僵硬的站在梯子頂端,兩眼直直盯著躺在地上的那個物體。

  那是……

  我緊閉雙眼,放聲尖叫了起來。
  不會認錯的,那肯定就是夢裡的那隻兔子。

  鮮紅色的眼睛充滿血絲,嘴角流淌著濃稠的口水,還有長短不一的黃色大門牙,白色的皮毛粗糙而且黏滿髒汙,渾身上下都沾著血跡的兔子。是那隻兔子,絕對是那隻兔子。

  只是,那隻兔子怎麼會死了呢?

  在我眼前的兔子,整隻後腿已經腐爛得幾乎剩下骨頭和黃色的韌帶,白色的皮毛大半都已經被血染成了暗褐色,從每個有縫隙的地方鑽出了數以千計的白色蛆蟲,僅存的紅色右眼還保持著瞪大的狀態。張開的大嘴露出黃色牙齒,下巴和耳朵也腐爛了。

  「怎麼了?」聽到尖叫聲的爸爸和佳利菜都趕了過來。
  我不敢睜開眼睛,只是用手隨便指著地上的一個地方,說:「那裏有兔子。」

  我以為下一秒爸爸可能會倒吸一口氣,佳利菜可能也會跟我一樣尖叫。
  但他們沒有。

  「哪裡有兔子?」取而代之的是這句話。

  聽到這句話,我驚慌失措的睜開眼睛往地上搜尋著方才兔子屍體的蹤影。
  沒有。沒有。沒有。
  屍體消失了。

  但我明明剛剛還聞到屍臭味的。
  一直到現在,鼻腔裡還有那個味道的。
  那個兔子的屍體還一直滲出奇怪顏色的血水。

  「……這個藥罐是誰的?」爸爸撿起了在地上的白色藥罐。「罐子上沒有寫藥名,而且看起來很舊了,上面都是灰塵和黏呼呼的東西。」

  「那應該是從隔層間掉出來的吧。」佳利菜隨口應道。

  隔層。
  對了,隔層。

  我急忙抬頭望進天花板中的隔層,果然有一股濃郁的霉味朝著我撲來,而且這裡也很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濕度和溫度也很像,夢中我所在的地方就是這裡。

  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們家浴室天花板的隔層。
  見都沒見過的地方,也能夢到嗎?

  「真是的,姊姊,不要嚇我們好不好?隔層間怎麼可能會有兔子嘛,沒有光線也沒有水,更不用說吃的,一般的兔子如果被關在那裏幾天就死了。」

  兔子如果被關在那裏,會死。

  「所以我看到的才會是……」
  「各位!吃晚餐囉,浴室的洞等等再修吧。」打斷我說話的是媽媽從廚房傳來的喊聲。

  「走了啦,姊。沒想到姊姊不怕老鼠,卻會怕兔子。」走在爸爸身後的佳利菜一邊笑一邊說道,「只是妳到底怎麼看的,地上又沒有白色毛巾之類的東西。」

  「妳忘記我跟妳講的那個夢了嗎?」

  「什麼夢?……天啊!姊姊,妳該不會把我們家跟妳的夢聯想在一起了吧?可是我們家沒有兔子啊!活著的、死掉的都沒有。」

  睡前,我把爸爸隨意放在櫃子上的那瓶空藥罐偷偷帶回房裡。

  因為已經放了很久,我費了一點力氣才終於把藥罐的蓋子打開。一打開藥罐我便憋住氣。果然,從藥罐裏湧出了一點氣流。
  我擔心自己又聞到那隻兔子的屍臭味。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我變成了一隻兔子。
  不對,我本來就是一隻兔子。

  被關在一處陰冷潮濕的地方,整個空間只有我跟一個藥罐子。那個人說「如果在這裡待不下去了,就吃藥罐子裡的藥自殺」。

  但我不想死,所以我想方設法的要逃出去,我用牙齒咬水管、用身體撞牆壁,在發現自己腳下的這塊地下面似乎還有另一個空間的時候,我滿懷期望的用手去挖、用腳去踏、用牙齒去咬。

  但沒有用。
  我發出悲鳴,希望有人能夠發現我。

  肚子餓得整個胃像是有把火在燒一般,口乾舌燥的我嘗試舔舐牆壁,卻沒辦法得到多少水分,我的嘴角開始出現白色的泡沫,乾燥的舌頭掛在外頭,連續好幾天都沒闔上的眼睛既刺又痛,眼淚不斷從眼眶裡流出想要滋潤眼球,但流越多淚水,就表示我身體裡的水分越來越少了。

  後來,我甚至覺得自己的身體看起來似乎很好吃。
  我嚼著自己的毛,想著或許哪天我可能真的會吃了自己也不一定。

  我的白毛開始剝落了,露出乾裂的皮膚。
  我一天比一天更加覺得自己的肉很好吃。

  如果沒有皮毛的阻礙,我現在一口咬下去就是鮮嫩多汁的肉。

  吃掉一隻手,可以撐幾天?
  如果只吃掉一小塊肉,是不是還會長回來?

  當我發現自己光是想像口水就已經滿溢到滴落時,我發現我應該是瘋了。

  那個人說,如果真的待不下去了,就打開藥罐子,吃下自殺的藥。
  我滿懷期待地打開藥罐。

  然後我────

  「姊姊!起床了啦!妳今天怎麼這麼難叫……姊!妳發燒了?」

  我猛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姊?妳還好嗎……」一隻溫暖的肢幹摸上我的額頭。
  「是不是該吃個藥?」

  吃藥。
  對了,吃藥。
  我要吃藥,我剛剛就是要吃藥的。
  打開了藥罐子,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吃藥的。

  但是────

  藥罐是空的。

  「姊,妳說什麼?」




  「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為什麼為什麼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為什麼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是空的是空的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藥罐是空的藥罐是空的空的空的空的空的──────────」




  我改變主意了。
  我要逃出去。
  誰都阻止不了我。
  我要活著。
  我要活著。
  我要活著。
  不逃出去就會死。
  所以我要逃出去。
  無論如何,我都要逃出去。
  我要逃出這裡。

  所以在此之前,得先填飽肚子才行。

  我看向自己的手。





這是我做的夢。
這夢超他媽恐怖!
夢醒後還回不過神來,即使是大白天自己待在房間裡回想也能起雞皮疙瘩。
所以改編成短篇作品紀錄下來。

我做的夢的版本大概是這樣:家裡天花板漏水,水是臭的。於是我跟妹妹一起掀開了天花板查看。從天花板的隔層中找到了一隻白兔的屍體和一個空藥罐。當下,我便進入了白兔的身體,經歷了一遍牠生前經歷過的事情。生前,白兔被人關在漆黑狹小的空間裡,身邊有一罐吃了可以自殺的藥罐。白兔原本想逃出去,試了非常多的方法,甚至用身體撞擊牆壁。但牠無論如何都逃不出去,絕望的決定吃自殺藥自殺。然而當白兔打開藥罐的時候發現────藥罐裡頭根本沒有藥。最後,白兔就在極度飢渴的狀態下痛苦死去。

我還蠻佩服我的腦洞,怎麼連做個夢都如此奇葩。





題目 : 小說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ADDRESS
 
▶ブログ検索
▶關於

牧穹

Author:牧穹
“Welcome to GJ-1214-b.”
話嘮,作品也是無止盡的嘮叨
愛植物,愛水,喜歡鹿、狐狸和貓
大概也許可能有一點反人類思想
喜歡茶,喝到好喝的茶心情會很好
迫切等待冬季的一芥草民
从 ゚∀从<遊毒症末期患者
ACGN/ホラゲー/音樂/小説/Plant
-Minimalist-lifestyle​
-Nature-lover
-Depression
比較瑣碎的東西請往這邊走

Picture information
Illustrator: いつか 様
PixivID: 47103705
-
{FC2 Blog backgrounds}
https://imgur.com/a/l7J0VdH
*所有背景圖片都收藏在此哦;)

▶ご注意
1.文中順序排列皆無任何意涵
2.歌詞翻譯請多方比對(゚´Д`)ノ゚
3.轉載文章作品記得要先告訴我哦!!
4.請不要在此散佈廣告<(_ _)>
5.來訪者不須登入也可留言和拍手
6.建議使用PC瀏覽本站
7.連結影片無法顯示歡迎留言告知;)

▶站外連結
▶Works

2013年夏季作品
架空 異國 甜文 不倫 輕小 HE
本堂紗夜花×本堂聖也
未完慢更

2016年夏季作品
架空 異國 黑暗 霸凌 輕小 NE
木下森×伊世とおる
未完慢更

▶music video

音量注意※

▶Plurk
▶訪客記錄
▶signature

OTHERS
Powered by FC2 部落格
Templated by TABLE ENO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