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9

小説、歌詞翻譯、雜言

死について/シャノン【中日歌詞】

長年屹立於此的城鎮正呼喚著,向我詠唱著再次甦醒的生命,而我終究也得跟著踏上啟程的路途,我都清楚的。
若是在永恆不變的歸途中能夠與你相會的話,你或我究竟會訴說出一個怎麼樣的世界呢?若是真有永生那樣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的話,我們就擁有了即便桑田滄海也能坦然面對的未來了吧。
降生於世、走過漫長歲月,然後又面對了某個誰的死亡,人們不斷思考著關於這個世界的事。
雨水落了下來,今年也迎來了夏季。
click here to play video ▶

花冠/天野月【中日歌詞】

銘刻在萬物回歸沉寂的遼闊大地之上的悲傷傷痕,緩緩滲透進胸口,在破碎的烏雲之下,在祝福的謳歌之中,結束戰鬥的城堡因暴露而飽受風霜,任由流淌的白沙深深掩埋身軀,花落又一年。若那天的我毅然決然放棄了其他的可能,回頭選擇了你,未來就能改寫了嗎?如果無法原諒曾經誤入歧途的我,那又為什麼敞開釋懷的大門?深深沉入荒蕪之海的城堡,盛開在心口上的一朵花無聲地凋零。
就算是溫暖蕩漾的你的模樣,也無法成為將迷失的我喚回的響鐘。
click here to play video ▶

モディファイ/Doctrine Doctrine【中日歌詞】

好像變得討厭了,好像要爆炸了,說出答案吧,穿上鞋子,徒步在雨季中,扔掉牢騷。從那端開始冒芽,瘋狂蔓延一般,存在將要腐敗化膿,一躍而下。沒有不安、沒有艱辛,想這樣活著也沒辦法嗎?明天也要被痛罵一頓,「毫無價值」、「腦子很笨」、「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沒什麼成就」、「明天以前把這個給我弄好」。自我實現?自我成長?自身責任?已經夠了吧,把這種價值觀朝著組織框起的箱子扔擲回去算了。
荒蕪的心依舊找不到出路。
click here to play video ▶

《斜丘》 02.溝橋旁小丘之上

  在搬到Y鎮居住以前,我住在墨城。墨城西部的岱丘一帶是著名的工業區,我家就住那,一個傍著溪流而建、已經存在二十年的老舊社區。

  溪流的名字叫大巢,大巢溪。橫跨大巢溪的石溝橋,叫做大巢橋,是聯絡墨城區與榆山區的重要橋墩,一側與墨城區內最長的武明路相連,另一側則是延伸橫貫整個榆山區的昌黎路。從武明路的頭到昌黎路的尾,開車約需一個小時。

  大巢溪是墨城區與榆山區的分界河,所以確切地說,我家其實是住在墨城與榆山的交界帶上。憑著戶籍地址,可以跨區就讀墨城或榆山的公立學校,當然,我不只念的榆山國中,連我要去大學上課,也必須搭公車到昌黎路的最尾端,之後再轉車往北去,沿途可以看盡整個榆山區的風景。

《斜丘》 01.引子

  某一年的夏天,我在海邊認識桑若。
  她帶了一個故事給我,然後離開了。
  一間老舊的娃娃屋,一齣永不落幕的戲劇,演員身上遍佈的傷痕,混合著新舊痕跡產生的臭味,是爛大街的片子。她講得很認真,我聽了之後忘不掉,死死地巴著我的腦殼不放,黑色濃稠的故事。
  那會是一種充滿腥臭味的食物,比如說家人、戀人、朋友等等,都是很甜的東西,但腐敗時會散發屍體的臭味。桑若的故事就是這樣,充斥潮濕氣息的台詞,屬於人偶的表情,唧唧地哭泣啊,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有些事情就像結了痂,比如說,有些人心中的那個地方。她說,她有時對此會有著病態的驕傲,似乎得到了別人都沒有的東西,她很開心,並且很愛她的寶物。因為如果不愛,就很容易恨了。
  這是一個關於家(與枷)(與痂)的故事,是一個有很多男人的故事。當然也有女人,也有胎兒,胎兒不會哭,男人都很好,大家都活著────互相傷害地活著。

主角:桑若
配角:冬宣 桑菲 涼北 薄四 孟青 奚川 阿湊
關鍵字:原創 現代架空 成長 暗黑 沉重 家庭議題 人生 愛情 NE

※WARNING※
(1) 可能有黑暗沉重劇情以及流水帳、冗言贅字
(2) 作品背景為架空世界,人名地名單位名皆為虛構
(3) 全文以類單元劇形式進行,每一章都是片段故事
(4) 是一篇講述女主人生的故事,有BG戀愛但都不是糖
(5) 作者待業中,因此佛系更文,努力維持速度

赤い水底/手嶌葵【中日歌詞】

堅韌之花的香氣,喚醒了埋在深處的記憶,快要遺忘的遙遠身影,在手中突然地像是要滿溢而出,父親大大的雙手,緊握著那雙手大哭的日子。「別哭,我很快就回來了」如此笑著的模樣成了最後一面。馨甜花朵的香氣,沉落到了記憶的深處,燃燒的豔紅之花發狂似地盛開綻放。
一個沒有光卻溫暖的地方。
click here to play video ▶

アイアルの勘違い/煮ル果実【中日歌詞】

『真是一段吃虧的戀愛』、『不明白如何被愛嗎?』、『還沒墜入愛河嗎?』對於像默劇一樣的質疑,回答融進煙霧,總是這樣循環反覆沒有終點。今夜,無論是床的縫隙,還是吐露出的潮濕話語,都沒了掩飾的必要,取而代之地我嚥回氣息。失去意義的五月一日,除了窩囊一無所有,若問明天在哪的話,它已經被約會殺死了。
除了你以外沒有任何東西會死去。
click here to play video ▶

天花板上的兔子

在夢裡,我看見了一雙猩紅色的猛獸眼睛。那猛獸露出了惡狠的眼神,從嘴角流出了濃稠的口水,兩顆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外了。牠就這麼兩眼發紅的盯著我,而我就像是他的獵物。我想,我之所以會這麼在意那個夢,也許是因為兔子吧。那隻在我眼前喘著粗氣、渾身血味,兩眼發著可怖紅光而顯得飢腸轆轆的猛獸────是隻兔子。

驚悚靈異/現代/架空/短篇/單篇完結